Wednesday, August 28, 2013

登山:Ha Ling Peak

因時間原因,我利用空餘時間寫這次爬山之行記,本博客是根據我在當地『卡城新生活』中文網站發出的帖子整理而成(那里是我的草稿)。因此本博客將會不斷更新,截至9.3本博客更新完畢。

來到加拿大廿多年了,雖然落基山和Banff國家公園是我每年都多次去過的休閒勝地,但大多去的都是一些熱門的景點和tails。每次開車看見高速路邊的大山,心裡總是有一種想爬山蠢蠢欲動的衝動。今年我終於如願,第一次登上Canmore小鎮附近著名的Ha Ling山了。



登落基山是一項需要強壯體力的探險活動,山里經常有熊和豹子等野生動物出入,因此單獨行動是非常危險的。這種活動必須是起碼有三人以上的小組活動,我曾幾次在朋友圈子、公司的同事,以及當地『新生活』網站中里鼓動吆喝,種種原因,一直沒有成功組隊。

上一周幾乎在又一次夭折的絕望之中,我突然在MeetUp社交網中找到了當地的眾多登山小組,正好週六有一小組要進行Ha Ling Peak的登山活動。於是我立刻加入該小組,加入了等待行列。

我發現該社網活動有一好處,大家都是carpool(結伴搭車)。當時活動人員已經爆滿,我只好加入等待的圈子中,我當時想,無論有無空位,我都要到當天的集合地點去;如有空餘最好,如沒有,我自己開車去。我在社網發帖提出我的這一想法,很快得到回應和鼓勵。根據他們的經驗,最後肯定有空位,真正爆滿的在過去還很少出現。幸好的是,有人退出,不久我得到了確認。

2013年8月23日,週六,登山小組按約定在Brentwood輕軌站集合,上午9:30出發(比原計劃晚了半個鐘頭)。一般從卡城到Canmore小鎮只需要一個小時,但是在接近小鎮的三姐妹山時,因今年的洪水破壞,這一段高速公路一直在維修,兩車道並為一道,加上當天去Banff的車輛太多,結果路上堵車近一個多小時。當我們到達目的地停車場(Goat Creek Day Use Area)已經是十一點多了。



這次我們到達始點的小組一共十四人(後來統計參加登山的共有17人,估計是後來從其它路徑到達的),11:20開始登山。小組是零時成立的,許多都是第一次,大家都不知曉各自的能力,年輕力壯的快步疾風向前沖去,而體力明顯不行的開始落後,隊伍很快拉開了距離。不久前面的人意識到後面的沒有跟上,這不,大夥停了下來,開始商量上山計劃和如何行動。



我主動提出我斷後,我搖著驅逐熊的鈴鐺說,你們向前去吧,我斷後面最慢的隊員,只要你們聽到我的鈴聲就知道我大概的位置。於是,體力好的開始又全力在前面開拔了。從這個意義上來說,我感覺這種零時隊伍還是沒有經驗,不知道如何幫助鼓勵和照顧體質差的隊員。

結果最後的落下了三位,一對年輕伴侶和一女生。年輕伴侶中,女的看來體力不錯,但是男的從精神狀態和臉色就可以看出,他明顯開始顯現出明顯的體力不支,他大口大口地喘息,臉色蒼白。山路一直是很陡的山坡,拼了最初一段之後,他開始每走十幾步就必須坐下來歇息。

這樣走了十幾分鐘,我當時斷定他無法完成這次登山,他也一再催促我們不要管他,讓我們先行。讓我十分感動的是他的女伴站在他身邊,十分擔心和詢問他的情況,不斷讓他喝水。當他也勸說她與我們先行,但是她堅定地說,我絕對不能讓你一人留下,我要和你在一起。

看見我們一直堅持在後面等待他們,這對年輕人告訴我們說不必為他們擔心,男的坦白地說他開始感覺頭暈,四肢無力,說他需要歇息調整。他多次催促我們往前走,他的女伴也勸我們不必擔心他們二人。我看他們的確是太艱難了,很有可能他無法上去,這樣下去我們也有可能無法完成登山了。

我問他吃了早飯沒有,他說沒有。我立刻明白了,他的血液里明顯低糖,所有能量都消耗沒有了,他身體中豐富的脂肪也開始被生理機理給鎖住了,無法給他身體提供能量。我立刻主動給了他我隨身帶的Access Bar,我告訴他也許這會有幫助。他沒有拒絕,接過去就大咬了一口,我希望Access Bar能發揮奇蹟,幫助他完成登山。

於是我們開始分手前行,我一再叮囑他們一定要量力而行,如果上不了就千萬不要勉強了。於是我和另外一女生開始繼續前行了。



剩下的女生雖然體力上看上去還行,但是她步子很慢,也不能快速登行。她告訴我她有耐力,她不久前曾經爬過Mt Rundle,那也是Banff著名的奇山,難度更高,她告訴我說當時也是非常慢。我感到留下她一人是很危險的,有個伴可以相互幫助。於是我告訴她我等著她同行,她也沒有拒絕。就這樣我們在後面慢慢向上登行了。

一路上,我利用有伴的機會,我們相互用各自的相機拍攝一路逐漸展現出來的壯麗風光和艱難路途。這也是我當時的一點私心吧,因為老是向過路的陌生人求助拍照也很不方便,遺漏這些風光也非常可惜。

其實這次和我同行的還有一個公司的同事,24歲的小伙子。可這個時候,他早就和前面的人跑地無影無蹤了,留在後面的只是我這年長的和體力弱的女子。



一路上登山的人很多,Ha Ling Peak是一個非常熱門的登山地點,週末人更多。登山者大多是年輕力壯的,但也偶爾見到不少全家帶孩子的。我看見一家中有一個大概是十歲的小學生,她在快到頂峰時十分害怕高,加上累,她匍匐在地上,她父親不斷鼓勵向上。他們家另外一個明顯大的姐姐就好多了。但我想,只是一個非常好的鍛煉經歷,也許三五年後,這個小孩子將是一個勇敢的登山者。

路上也看見年長的白髮老翁老婦,甚至還有挎包懷抱嬰兒的年輕母親,大家都來享受這大自然的美麗壯觀景色。

終於從樹林中出來了,這是後半段段的岩石路段。



出了樹林,明顯感受到山上的涼風,由於登行很慢,我不得不加上準備好的外衣。



我們最先來到頂峰是一處凹下的峰,眺望峰的另外一側是垂直而下的懸崖峭壁,這就是Ha Ling的特徵。我們上的路是非常陡的山路,一來到頂峰,另一側則是像刀鋒急轉直下,筆直向下的岩石壁,從這裡可以一覽Canmore小鎮全景,還有遠處綿綿起伏的洛基山脈。

想當年,十八世紀中國鐵路勞工中的Ha Ling在$50加元的賭注下,發現了山後這條我們行走的上山通道,打破了當時人們斷言無法上去的結論。



凹處左面是Ha Ling山峰,右面是另外一山峰。我們還需要繼續向上,或者沿著坡面,或者倚著山峰。同伴的女生被這壯觀的景色所震撼,她情不自禁地感嘆道,這趟努力辛苦太值得了。但同時在這會後一段她開始膽怯了,即使在內側的坡面陡路,爬起來更為小步謹慎和緩慢,她不停叫著她非常怕高。我鼓勵她說,大隊正在上面等著我們呢,一定要上去!



雖然女生非常慢,很膽小,但十分直爽,對幫助不拒讓。比如說,我讓給她我帶的手杖,她沒有拒絕接了過去。我發現這位女生還是非常堅強的,在半路上,她說她的腳有點問題,後來實在堅持不住了,坐下脫開襪子一看,她的兩個腳後跟都磨破了。我當時一開始還以為是她平時穿高跟鞋造成的,她說不是。因為爬山一路非常陡,身體的全部重量都壓在腳後跟上,時間一久,平時沒有準備的嫩皮嫩肉很容易起水泡並磨破。我看見之後,非常為她的繼續擔心。我給她我準備的茶樹油和Mela-Gel軟膏,我告訴她這也許會有點幫助,處理之後,貼上膠布,雖然好一些,但是破傷處還得用力,看得出她一路非常痛苦,但她一點也不嬌娣,還是表現出非常樂觀的情緒。

另一方面,她對他人的要求也很幫忙。一路上,她是我拍攝的好幫手,每次我要求,她都欣然接受,我也主動用她的相機給她同時拍攝了不少。我這段爬山的景色十分奇特,從來沒有見過這樣的險路,我們相互之間用相機拍攝了許多珍貴的照片,我估計事後她一定珍惜和感激我給她拍攝在登山過程中的照片。



下午2:07,我們終於達到頂峰了!Ha Ling山峰真是大自然千年來精工雕做的傑作,只有東南面可以從陡坡上去,西北面是垂直而下數百米的岩石壁。





想模仿百米冠軍博爾特的射弓,看起來卻像只猴,不過我當時還是挺有自豪感的,我登上山峰了。



在藍天白雲之中,站在頂峰觀看遠處的Canmore小鎮和遠處蜿蜒起伏的山巒,真是一種難以用語言表達的心情。生活在臨近落基山脈的卡城,這真是上天賜於我們的幸運。








就在我們剛剛到達山頂不久,聽到一熟悉男生聲音,轉身一看,那對落在後面的伴侶出現在面前。我高興地說,你到底是成功登上來了!他看上去完全是兩個樣子,臉上洋溢著充沛的精力。他笑着對我說,你的神奇能量棒還真管用!它真幫了我大忙。

來到山峰頂的人,在上面停留不久,拍攝數張照片之後,就開始急急忙忙地準備下山了。我上山沒有太快,因此並不感到疲勞。我當時想,如果我跟著他們下去,一定又是很慢的節奏,還不如在上面好好玩玩。於是我叫住我同事的小伙子不要著急下去,我解釋說,如果你快速下去,肯定還是要等這些慢者,還不如好好在這裡欣賞一番,誰能知道今後是一年或者是十年才能再上來一次?那時的氣候和時間也許又完全不同,於是他同意留下了,我們看著其他人慢慢離開下山了。

在我來的頂峰時,我就注意到右手一側的另外一山峰,看起來不是那麼險峻,但是也是別有一番風格,那邊只有很少數人。



我又極力勸說同伴再去攀登,我估計來回也就是半個多小時,我們有足夠的時間趕上下山的隊伍。但是,他也許是累了,他不願過去。他同意讓我過去,他在那等待。我走出一半的路,一個人在那觀賞沒有情緒,又沒有拍攝幫手。我不得不半途折回。

如果下次再回來登峰,一定事先打好招呼和做好工作,兩個山峰都上,下次在來個第一次的感受吧。

下山拉!



俗話說上山容易,下山難。爬Ha Ling山的確也是如此。雖然這座山是初級水平,但是對於許多從來沒有爬過山的,如果沒有進行很好的準備身體鍛煉,這種登山是相當有難度的。上山時幾乎消耗全部的體力,腿部的肌肉在上登的過程中,產生了大量的消耗肌肉酸;下山時,明顯腿部因疲勞開始抖動和無力,這是人體自動發出到達極限的信號。這時還主要靠腿力支撐和控制住身體的平衡,全身體重不斷對膝關節和腳尖進行沖擊。





Ha Ling的坡度相當地陡,上山是體重是集中在後跟部,下山身體的全部重量都集中在腳尖處。因此腳跟和腳尖都很容易起泡。我上山沒有特別加快的速度,為本次登山我專門購買了一雙新的登山鞋,腳很舒服。但是下山時,我們比較加速追趕,我的後跟不久就感覺出現水泡了。後來回到家一看,果然兩個小指兩側都是紅亮亮的大水泡,幸好沒有破。

這不,正在大步下山時,突然一個趔趄,差一點跌倒,我的腿立刻向後軟了下來,不然就衝下山了!這時我發覺我應該有一副手套,這樣摔倒手很容易被擦破。



在下山的中途,我追上了上山時最慢的女生。在快到山腳出口時,我們又趕上那隊年輕伴侶。4:00我們終於來到停車場了,遠遠看到等待我們的小組成員。



雖然這次登山的時間比大多數人的預料要長,但是大家都十分高興我們小組全體成員都成功完成登峰活動。為了慶祝,有人提議到下面的小鎮酒吧喝酒,無人異議,於是我們一行三輛車來到Canmore小鎮的一酒吧。



大家大多是年輕人,來自不同行業,比如搞石油的,搞醫的,IT,財會,甚至一位美女是一位年輕的律師。我搭車的司機還是新近來卡城工作的澳大利亞小伙子,沒有結婚,他說這樣才會兩手一抹屁股,漂流世界。

雖然大家多數是第一次認識,但是談起來十分坦誠和開放,什麼都談。來去的一路在車上我們先以詢問對方工作為開題,然後談到愛好,旅遊經歷,當然也自然談到登山經歷。有外國經歷的,政治、經濟、旅遊、社會、美食、民主、專制、腐敗、犯罪什麼都談。有些人似乎這種經歷多了,侃起來滔滔不絕。聽起這些平時很少接觸的內容,又是第一手來源,還可以追究詢問,這樣不僅聽到許多新聞趣事,而且很容易打發了時間。大家都知道,反正是這次活動之後大多是一拍屁股走人,也許再也沒有聯繫;如果有興趣的,有人會相互交流電話或郵件,整個活動大家都十分開心地玩,放鬆地喝。

喝足吃飽之後,服務生圍著我們一一結帳。可以說這次活動是圓滿結束,談到回到家該做的事,大家異口同聲地第一件事是要好好來一個熱水浴,然後睡一個好覺。等我們回到Brentwood輕軌車站,相互微笑告別時,已經是晚上八點多鐘了。

不知下一次我們是否再會見面,這是我第一次參加該小組的活動,肯定還有下次。也許下次會見到熟悉的面孔,也會有新的面孔。屆時我們會交流更多的信息,和老朋友我們會暢談間隔期間的新經歷和故事,我們還會結識更多的新朋友,我將會遇到有趣的人,聽到更多新鮮的話題。

參考


登上頂峰的視頻: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